Popularize Hot: LED  light  鸿蒙操作系统  荧光棒  太阳能路灯  华为鸿蒙操作系统  CE认证  人工智能  特朗普  月亮 

如今的永定河“风生水起” 是京南的风景线

   Release date: 2020-06-27     Hits: 48     Comment: 0    
Note: 2020年4月,永定河北京段全线通水。北京南部正式进入“风生水起”的时代,有水才有景。gmtlight在这里帮您梳理一下永定河的往事

2020年4月,永定河北京段全线通水。北京南部正式进入“风生水起”的时代,有水才有景。

永定河生态多样性体系正在形成。据了解,从5月25日到11月1日,永定河还将持续小流量生态补水。

随着永定河的水量慢慢变大,水位达到一定高度,绿头鸭、鸊鷉等游禽也会被吸引过来。有水的局面持续到秋天,天鹅这样的候鸟也会被吸引来此停靠休憩,慢慢还会有猛禽和兽类出现在永定河流域。这就形成了生态多样性的完整体系。

gmtlight在这里帮您梳理一下永定河的往事。

明代的治理以筑堤为主要形式。据史料记载:明代曾有25个年份派军民修筑堤防,规模较大的有宣德九年至正统三年(1434~1438)大修卢沟桥以上左岸堤防,并在重点堤段修建了石堤,嘉靖四十一年至四十二年(1562~1563)用银三万五千两,由工部尚书霄礼修筑卢沟桥以上左堤,把土堤改成石堤,以后又将卢沟桥以下的部分土堤改建成石堤。

清代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,对永定河进行了大规模治理,提出“筑堤束水,以水攻沙”的理论。清康熙三十七年(1698)永定河在新城漫决,洪水包围霸州,灾情严重。康熙亲临视察,“疏筑兼施”。“筑南堤起自旧河口,迄永清郭家务,八十二里有余”,“北堤自张庙场,迄永清卢家庄,一百零二里有余”于旧河口建坝,使并流东注,复自南岸高店屯,土坡下起,至坝止,堆沙堤三十五里,连大堤长一百十七里四分,北岸复自卢沟桥南石堤下起,至立垡屯南止,堆沙堤二十二里,立垡至张庙场五里,地高无堤,后于四十年后接筑,连大堤,通长一百二十九里二分”,全部工程历时一年,用银三万两。次年澜城河淤平,上游壅塞,澜城河渐次放守后,即修筑南、北两岸遥堤。

雍正元年(1723),三角淀泥沙淤积严重,下游河道出现偏摆冲决,其趋势向上游发展。雍正四年(1726)进行了下口挖淤改河工程,由郭家务至柳垡另挖新河入河。乾隆二年(1737)永定河大水,京城近郊均遭洪害,乾隆亲自出动,并组织人员拟定治理方案,提出“疏中泓,挑下口,以畅其流,坚固两岸堤工,以防冲突,深浚减河,以分其咸涨”的治水主张,乾隆执政60年及其以后历代,基本以此为主导治理永定河。

《畿辅通志》记载:“自康熙三十七年筑堤后,改向南流,下分新旧两减河,旧减河,雍正四年改浚忙牛河道也。……分东西两股,西股至毕家庄,西南流入霸州之蜈蚣河,又南达中亭河,以归东淀……,东股自毕家庄东南流,至牛驼镇,接入黄家河,汇同霸州之沅津洼,亦归东淀……,道光三年东西两减河久成平陆……。北减河,即求贤村减河,乾隆四年挑此河,以分金门闸之水……历经宛平、固安、永清、东安、武清五县境,流入凤河,……,道光二年求贤灰坝已坏,永定河下游亦移,此河遂废”。又“崔营村南减河,乾隆十二年,因半截河草坝过水太多,随经堵截,勘得崔营地势低洼,故于此建草坝,以泄上游漫滩之水”。

按乾隆三十七年(1772)十二月直隶总督周元理奏日:永定河自康熙三十七年筑堤后,迁徙无常,昔日之河身,悉为今日之沙淤,南高北低,以致水势日趋于北,“稍有迁移不计外,前后河道共改六次”,即“康熙三十七年,自良乡县老君堂筑堤,开挖新河,由永清县朱家庄安澜城入淀,至西沽达海。为永定河西岸筑堤之始,此第一次河道改由安澜城。康熙三十九年,因安澜城河口淤塞于永清县郭家务以下,改由霸州柳岔口归淀(即大城县辛章淀)入海,并接筑两岸大堤,此第二次河道改由柳岔口。

雍正四年,因柳岔口以上渐次淤高,于柳岔口稍北改为下口,自永清县郭家务起开河引水,到武清县王庆坨东北,由三角淀叶淀入大清河归海,南岸自永清县之冰窖起,至武清县王庆坨止,北岸从何麻营起,至武清县范瓮口止修筑两岸大堤(即今日之旧南、北堤),此第三次河道改由王庆坨。

乾隆十六年,武清县冰窖减水草坝,因凌汛水大,坝口掣流,遂由冰窖改河。从旧有之东老堤开通归叶淀入海。于南岸自坝州柳岔口起,接筑至天津县三河曾(今武清县三河曾)止改为南埝,北岸到凤河西肖庄接埝一道为北埝,此第四次河道改由冰窖草坝。

乾隆二十年,冰窖河口以北淤成南高北低,开堤改河。于地势宽广之处,任其荡漾,散水匀沙,仍归沙家淀入海,此第五次河道改由贺尧营。乾隆三十七年,兴举大工,水直深趋下,恐河流再向北徙,于下游调河头一带河道挑浚扩深,使水势直抵毛家洼,该处地面宽广,足资容纳,仍归沙家淀达津入海,此第六次河道改由调河水。

以上各河道,自筑堤后,共改六次。第一次之安澜城,距今河身已北徙数十余里。冰窖改河之后,康熙年间之北堤转为南堤,雍正年间之南堤转为北堤,以今河身而论,则凡属康熙、雍正年间所筑之南堤、北堤俱在河之南矣,再查乾隆五年,因河流日渐北徙,于大堤起由东安县葛渔城至凤河西岸止,筑北埝一道,乾隆二十一年,因北埝不足恃,又于永清县赵百户营筑遥堤一道。此二埝久经冲刷已成荡漾之区。又乾隆二十八年、于北大堤永清县之荆垡起,至武清县之黄花店止,添筑越埝一道。越埝与昔日之南埝,相距三十余里。现河流在此二埝之中。”

清代,自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)以后,在河道的治理上,十分有限。

民国时期,军阀混战,永定河治理基本处于停顿状态。

为保护铁路,日伪时期(1941~1942年期间)从武清县东洲龙凤河右堤起,顺铁路修堤到落垡铁路桥,俟后,又顺龙河右岸修堤到于常甫以上顺龙河右岸仍筑有小埝,后筑成新北堤,这一线即成为泛区北堤。原永定河的北遥堤即成为泛区的南堤。

建国后,开始了有计划、有步骤、全面的家店至卢沟桥段六次加固堤防,按五十年一遇洪峰流量4000m³秒、堤顶超高2米设计,按百年一遇洪峰流量7000米3/秒,堤顶超高1米校核,河槽可通过10000m³。1976年汛期将左堤防洪标准提高到16000m³秒,对保卫首都北京的安全有了保障。天津市在中央的统一规划,统一安排、指导下,从1949年于1980年代就进行了泛区治理工程。

2020年4月底开始,永定河北京段启动了25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生态补水,将实现永定河北京段170公里全线通水。 

gmtlight:一条永定河,记录着沉甸甸的历史及文化。(图片截图于CCTV4)

 
Keyword: 永定河
Reward
 
More>Related中国智造
New Updated
PhotoMore